《鹅鸭杀》火到“炸服”,直播助攻下派对游戏“杀疯了”?

2024年1月11日 by 没有评论

作者| 赤木瓶子

编辑| 明明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炸服”已然成为当下游戏出圈及翻红的主要征兆。

在停服三天后,Steam平台热门游戏《Goose Goose Duck》(国内玩家译作《鹅鸭杀》)得以在1月12日重新开服。故事源于一部旧游骤然翻红带来的各方影响力,从反响平平到热度超过《Apex》《PUBG》等热门硬核端游、成为目前Steam历史在线峰值最高的派对游戏,从同时在线人数从千人到短期蹿升至64万人,《鹅鸭杀》用时1个月。

迄今,“鹅鸭杀iOS 手游直装”、“初学者礼包兑换码”、“礼包金币”等相关商品在淘宝销售最高破万。暂不论产品真假,玩家对《鹅鸭杀》开启了全方位的需求。

也因为它的翻红,大批玩家的涌入致使游戏服务器接连宕机。自2023年1月开始,#鹅鸭杀服务器被攻击#等相关话题频现热搜。官方连续几日发布公告声明,称《鹅鸭杀》服务器已经经历了大约两个月的攻击,加上高玩家数量导致服务器不堪一击,游戏将停服维护3天。

截至1月10日,《鹅鸭杀》这款狼人杀类派对游戏在Steam上获得2.67万条评价,其中2.3万条为好评。B站、微博等视频平台及社交媒体被相关内容覆盖。一些近些年来风靡一时的派对游戏《糖豆人》《人类一败涂地》《Among Us》《揍击派对》(Pummel Party)《鸭王争霸战》都在来了又走,同为派对游戏的《鹅鸭杀》有着怎样的走红逻辑?它的生命周期又将走向何处?

九成中国玩家,“暴走”的鹅鸭杀

在《鹅鸭杀》爆火后官方发布的众多通告及各方数据里,中国玩家被多次划上重点。

几次的游戏服务器崩溃的主要原因,就是大量中国玩家的加入。1月2日,#鹅鸭杀#便因为服务器瘫痪而登上热搜,次日服务器再度崩溃,#鹅鸭杀#再度登上榜一。游戏开发团队成员herbert也曾发文表示,游戏服务器达到容量,比预期的玩家多了10万,并在声明中感谢中国玩家的支持。另有SteamDB的数据显示:此前在线玩家曾高达 56 万人,其中90%都是中国玩家。

无独有偶,这一场景与此前《羊了个羊》的服务器挤爆事件似曾相识。玩家选择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吐槽,不仅将游戏话题吐槽上了热搜,也吸引到许多“预备役”加入到这款游戏里,这在某种程度也是《鹅鸭杀》的出圈逻辑。

服务器不稳定问题一向是多人联机游戏的雷点,更何况《鹅鸭杀》是上线一年多时间的“旧游”,且不同于《羊了个羊》背后有资方A股大拿吉比特,《鹅鸭杀》由美国独立游戏工作室Gaggle Studios, Inc.制作,起初le能否度过难关曾让不少玩家捏了把汗。

据了解,《Among Us》此前便曾花费了大量时间翻新底层代码,才解决服务器问题。“3个小时卡在外边进不去”的情况随着今日游戏的开服会成为永久的历史吗?答案未可知。参照《羊了个羊》游戏服务器两天崩了三次,在服务器拥挤不堪之时,工作室不得不发文“急招后端服务器开发,推荐/自荐入职奖励五千”,承载超出预期的玩家涌入,并非易事。

将视角放到游戏本身,游戏的丰富玩法是《鹅鸭杀》吸引大批玩家的缘由之一。作为一款多人社交游戏,《鹅鸭杀》拥有匹敌终极“剧本杀”《血染钟楼》一般极为丰富的职业设定,以及中立角色。游戏共分鹅、鸭和中立三方阵营,支持4-15名玩家共同游戏。游戏开局短片揭开世界观大幕:鸭子帝国宣告崩溃,鹅鹅共建联盟打造飞船,企图发寻未被开拓的新世界。鸭子们连夜缝制头套假扮成鹅,混入了飞船中,大型鹅鸭乱斗游戏就此在外太空开幕。

B站一条《鹅鸭杀》游戏新手入门攻略视频获得221万次点击,随着进度条的推移,弹幕被“比上数学课还难”、“完全不懂”等迷思刷屏。游戏中一些特殊角色有着精彩的设定,比如鹈鹕可以吞下任意玩家,在被其他玩家杀掉后可以当场“破腹”产出被吞掉的玩家,秃鹫需要偷偷吞食被杀掉的玩家尸体,而鸽子需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感染其他玩家。精彩的设定和剧情让令人眼花缭乱的入门说明也没那么晦涩。

此外,无论是设计元素还是主要玩法都与《Among Us》过于相似,让游戏也陷入抄袭《Among Us》的质疑。有Steam鉴赏家评论,“《鹅鸭杀》借鉴了不少《Among Us》及其mod的设定并融合,加上自己的鹅鸭鸟的特色元素。”

《鹅鸭杀》还能火多久?这要从其出圈的源头谈起。

直播行业“神助攻”,社交成游戏出圈密码?

有报道称,去年11月底几个国内的游戏大主播带火了《鹅鸭杀》。

去年11月对于不少国内玩家而言是个沮丧的节点,暴雪网易官宣分道扬镳,让国内玩家面临即将失去《魔兽世界》《风暴英雄》《炉石传说》等经典暴雪游戏国服阵地,彼时关于暴雪游戏主播再就业问题也被翻来覆去探讨,不少游戏主播纷纷表示将要转行,其中不少主播在抉择的当口随意直播起了《鹅鸭杀》。

这是一个充满故事性的随意开端,却产生了超乎预期的效果。去年12月,开发团队Gaggle Studios为了感谢主播的“带货”,发公告表示会为小团团、大司马、PDD推出《鹅鸭杀》专属皮肤,目前皮肤已直接发放至主播账号,不过暂未开启售卖。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太空狼人杀》(《Among Us》)《糖豆人:终极淘汰赛》《动物派对》等休闲游戏的视频、话题出圈都离不开主播圈的帮扶。这类派对游戏的共同特色是游戏操作属性丰富,社交属性强烈,每一局游戏中都有意想不到的剧情发生,极富喜剧效果,因此更容易通过直播/游戏视频进行传播。

《鹅鸭杀》在游戏产业成熟的韩国也人气颇高,一直位于韩国策略游戏iOS榜TOP15以内。Sensor Tower数据显示:《Goose Goose Duck》在2022年H1韩国手游市场增长量突破100万,杀入榜单TOP2。

游戏代理也是部分玩家关心的问题,巨大的流量发酵背后,开发商Gaggle Studios如何在拥有大量受众的国内占据宣发主动权?在业界探讨代理名单的时刻,已经有公司捷足先登,抢占《鹅鸭杀》的商业领地致使开发商“商标失守”。

据报道,一家名为武汉鸣友的科技网络公司已经对“鹅鸭杀”商标进行率先抢注,该公司为《贪吃蛇大作战》运营方的子公司。对此,《鹅鸭杀》发布了官方声明表示,“正在积极寻找中国的合作公司和发行商,目前还没签署任何协议,也并没有权利在中国注册商标或是公司,任何第三方公司声称所谓的‘官方’都是虚假的”。此前开发商也否认了有关腾讯将拥有《鹅鸭杀》独家版权并运营该游戏的传闻,称《鹅鸭杀》没有计划在WeGame平台上推出,不会离开Steam平台。

《鹅鸭杀》能火多久?点开具有独特社区属性的B站游戏区,排行榜前三的视频内容《原神》和《火影忍者》,两款皆是手游。而不少受到朋友邀约的玩家更是首次注册需要开加速器的steam下载该游戏游玩。

暂且不提端游受众与移动游戏受众的不对等占比,相较于前者,后者的应用场景更为自由丰富,并且头部端游IP的手游移植早已经是大势所趋。在端游产品中,头部产品仍然是《英雄联盟》《魔兽世界》这类重度游戏,《鹅鸭杀》这类派对游戏的天花板是看得到的。

而移动市场用户规模已经呈现出减少态势。2022年上半年,我国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04.75 亿元,与去年同期相较同比减少了 3.74%。移动游戏用户规模约 6.55 亿人,同比减少 0.22%。要知道,移动游戏在我国游戏市场中的占比一向是大于七成,2022年上半年这个精确数字是74.75%。

在短暂的新鲜感过去后,轻体量、场景化更丰富的移动休闲游戏的不断涌现,又会抓住一批国内玩家的喜好,彼时玩家们也将追随下一个目标而去。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