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层反转,这房到底塌没塌

2024年1月18日 by 没有评论

这几天的内地娱乐圈,真当得起云谲波诡的评价。男睡女税的阴霾,直接让成百上千人的努力都变成未定之谜。打工人迎来了自己专属的

这几天的内地娱乐圈,真当得起云谲波诡的评价。

男睡女税的阴霾,直接让成百上千人的努力都变成未定之谜。

打工人迎来了自己专属的至暗时刻——辛苦筹备数年,归来简历依然空白。

宋祖儿、蒋依依两位冉冉升起的小花,先后因为税务问题陷入舆论危机,两人的未播作品也被连带着按下不知是暂停还是删除的按键。

比她俩过得更糟心的是,几年时光扑在这几部作品上的工作人员。排播在即,得知此噩耗的工作人员连夜确诊陈学冬,“进厂5年,归来仍是0产出”。

宋祖儿有9部参演影视综艺作品待播出,其中最被市场看好的有正午阳光出品的《艰难的制造》,腾讯视频出品的《折腰》,爱奇艺出品的《无忧渡》。

其中《无忧渡》的导演林玉芬手上还压着一部《青簪行》,可以说是来历劫了。

蒋依依担任女主的也有一部《花间酒人间月》,巧合的是,男主敖子逸还出演了《折腰》。

这下好了,最有希望的古偶被压下,待播作品里只剩下两部青春校园剧,离“爆”的距离有形中又远了一步。

相信这个周末,不少人过得心惊胆战,就等头顶的另一只靴子落下。

周一上班,蒋依依的工作室率先发说明函正面回应”蒋依依涉嫌偷税漏税“事件。

网友@LHHHH今年2月实名举报向税务局举报蒋依依偷税漏税,并收到稽查局检查告知书,确认情况属实。

税务局已责成其工作室补交个人所得税及滞纳金238万余元

工作室回应称,因为前司玖禾迟迟未能提供相关资料,导致蒋依依工作室未能及时发现问题。直到2021下半年,双方完成资料交接后,蒋依依工作室才发现有税务扣缴问题,并且积极配合税务部门工作完成税款缴纳。

蒋依依的两次补税,第一次是国家税务局开展全国性演艺人员税务检查,第二次便是接到了实名举报。

工作室发布的税收完税证明里对劳务报酬所得和滞纳金的数目进行了打码,但从时间上看,和实名举报人接到反馈的时间倒是能对上。

本以为到这里,蒋依依的危机公关算是成功了。结果,峰回路转,扛着偷税锅的前公司玖禾又跳出来回应(目前已删除),表示2018年演艺人员自查阶段,经纪公司以邮件告知过税务风险并对补税金额进行了讲解和计算。但蒋依依工作室并没有在2018年补缴税款。

并且反驳了蒋依依工作室声明中提到的无法掌握自身的财务情况和纳税状况,晒出有蒋依依母亲签字的税务自查报告,时间是2018年12月5日。

看到这儿,是不是晕了?一句话总结——漏税的锅,蒋依依和前司玖禾都不想背,并且双方都能拿出来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事情发展到这儿,已经成了吃瓜网友无法盖章的罗生门,双方的发言一起失去了说服力,只能等官方定性。两相对比,宋祖儿的处境显得更加尬尴。毕竟蒋依依至少还有回应的勇气,但比她更早被举报的宋祖儿至今没有回应。8月31日,网友爆料宋祖儿被前公司人员实名举报偷税漏税,偷税涉及金额达4500万。前司喜天影视在她被实名举报的当天就跳出来发了声明,从根儿上断绝了宋祖儿复刻蒋依依公关方案的可能。

就在前一天,潘婷刚刚官宣宋祖儿为代言人。偷税漏税的新闻出来后,可以从编辑记录里看出潘婷官方账号运营小编的纠结与挣扎。被波及的打工人又+1。

说巧也巧,前后脚陷入税务风波的两位女明星都是童星出身,且都是被实名举报。更重要的一点:家人出现的频率太太太高了。

宋祖儿和蒋依依的工作室,一直被坊间戏称是家庭作坊,这一次和前司”对决“的过程,税务的问题没搞清,倒是把平时无人关注的工作室信息暴露出来。蒋依依的工作室,全称永康蒋依依影视文化工作室,其母刘艳林于2016年10月31日在浙江省永康市成立,持股比例100%。

实名爆料人称,2016年到2021年期间,蒋依依的所有个人收入全部转入其母亲名下的工作室,累计涉及金额大约1613万元。

宋祖儿本名孙凡清,关联企业有四家,如今只有持股比例10%的上海泓泉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是存续状态,其余三家都在2022年初注销。

剩下的这家上海泓泉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规模不大,属于小微企业,2020年12月成立,宋祖儿(孙凡清)从成立时便开始持股,21年持股比例一度高达99%。另外,企业公布的连续三年的年报信息显示,该公司参保人数为0。这几年,“家庭作坊”式的明星工作室频频爆雷,近有孩子风波中冲锋陷阵的蔡徐坤母亲徐女士,远有爸妈和男友深度参与的素人爽。中间夹杂着不少明星的血泪教训,有人因税退圈,有人因番位和平台反目被变相封杀,也有人因此得罪粉丝,从流量变留守。家庭作坊的弊端,人人皆知。粉丝急着要让自己的偶像清醒一点,和原生家庭割席专心搞事业。明星为了自己的口碑和粉丝的心情,也不愿给自己贴上家庭作坊的标签。蒋依依甚至在综艺里特意澄清过,自己未成年时就有团队。

可能是明星对家庭作坊的定义,与普通人存在差距,也或许是内地娱乐圈的经纪模式已经进化到了新的阶段——懂营销有资源的新锐经纪公司+艺人自由度高的工作室模式。这一模式,看似双赢,不仅给到艺人极高的话语权,又提供了和内容、品牌接触的平台,还配备了专业营销公关服务。实际上,却是埋下了大雷。正如,网友总结的那句,”家庭作坊危险,和经纪公司闹过矛盾庭作坊最危险”。之前闹出事,是和粉丝,和平台,或是和艺人产生关系的第三人产生冲突,撕得多难看证据不过是录音、聊天记录。可以说,刀都是自己递出去的。如今,出事是前员工举报,对艺人来说简直是“敌在内部”。参考素人爽事件,可以说是越撕越锤,毫无还手之力。
或许有人会好奇,塌房必挨骂,平日被粉丝嫌弃的“坊”模式早已过时,为什么依然是不少艺人尤其是童星的首选。首先要从艺人行业的特殊性说起,高薪且有一票狂热的粉丝。于是在挑选核心团队时,安全性被摆在了和专业性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的位置。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因为利益关系一致,彼此知根知底,首先被邀请加入。章子怡的哥哥章子男接到她的邀请,便辞职考了经纪人资格证,负责章子怡的工作对接。

吴亦凡归国后,核心团队成员是妈妈吴秀芹和表哥吴林。对一众童星来说,未成年时期就进圈,父母作为监护人放下自己的工作,为其处理了各种事宜,从某种程度来说,她们早早扮演了经纪人这一角色。当然,时长和专业程度不一定成正比。但也因为家人早已和艺人高度绑定,这一关系往往在艺人成年后依旧延续下来,就艺人选择了经纪公司,身边亲人依旧有极高的话语权。艺人的心是放下了,打工人的心却提起来了。职场里家族小企业的通病,可不会因为娱乐行业的特殊性而凭空消失。对外是不专业职场表现,章子怡的哥哥章子男在妹妹陷入泼墨门时,发短信给当事人赵欣瑜,态度强硬,用词激烈;张雪迎的姐姐张雪咪用工作室的官方账号发泄情绪,怒怼粉丝无能,粉丝一怒之下爆料其工作室拖欠工资,社交平台数据多亏粉丝努力;吴磊出演《阿修罗》后被评为最不会挑剧本的演员之一,此前他曾透露所有剧本都由妈妈审核筛选。

对内表现则是裙带关系重,公司里人事关系复杂,制度福利不够完善。有媒体曾采访过在此类团队就职的打工人,文章透露某艺人的父亲要求所有人入职后去饭局拉业务;每拉到一个给200元返点;觉得艺人够红就把宣传费用全部砍掉;公司职员负责的不止有自己本职工作,还要帮艺人搬家……

或许有人会举李冰冰和李雪姐妹的例子来反驳,表示你看家庭作坊也有能成的。实际上两人的成功刚好佐证了不是家庭作坊能成,而是专业能成。李雪进娱乐圈的契机是因为李冰冰,却不是以李冰冰妹妹的身份直接接管,而是先跟着王京花学习。王京花出走后,李雪才接过了姐姐的经纪工作。工作方式只能用生猛二字形容,买下所有印着当时红到发紫的小花杂志,挨个给对方打电话,请对方用李冰冰;独到的挑选剧本眼光,劝着李冰冰接下《云水谣》,这部让她一举拿下百花、华表奖的影片……后来,袁立在炮轰娱乐圈时,都要肯定下李雪对李冰冰事业的加成。可惜,不是每个明星都从亲戚中找到一个专业能力拔尖的经纪人胚子。更多的人是爆雷后才明白那句,“没有金刚钻,就别揽活瓷器活。”

TAG:蒋依依,宋祖儿,李冰冰,章子怡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